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日常吸李白!真香!

【阴阳师】寮内短札

双妖狐#
水仙#
禁ky#



当被召唤到这里时,我已是那个阴阳师寮里的第二只妖狐。

身为我的阴阳师,他不怎么喜欢我,也很少与我近距离交谈过。或许重复的式神培育起来既麻烦又乏味,在他心里,第一个才是最好的。

对他的唯一印象,只剩下一张顶着雪发高帽的模糊面孔而已。

他的身边,有只和我一样的妖狐。
和我不同,他很漂亮。

摘掉面具后的额头裸露出好看的纹路,眼着魅红耳尖染紫,雪白的绒毛浓密华贵,不管去哪里手中总捏着把折扇。

那双鎏金色的眼眸凝视他人时,眼神总是温柔的。


……啊,是个佳公子呢。


还比我厉害。




觉醒的他对我的存在很好奇,即使阴阳师不怎么希望他与我接触,但他依旧爱阳奉阴违。

有时候是顺路同行,我不怎么多说话,他就走在我身边开始叨念今天的诸多不顺,没话找话地谈着。
没事也爱偷偷跟着,藏的地方很显眼,也不知道察言观色,但我懒得道破他拙劣的躲藏技巧。


有相同的式神,就会有比较。
我能感受到,我的阴阳师有将我炼结给其他式神的意图。

从战场新手到老司机,只是时间问题,出阵我从来没有缺席过。
斗技也好,探索也罢,勤勉得简直不像那些同族。
随手扇两下怎么够,毕竟还是想活到最后的吧。我想努力活下去,把自己变得强,而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成为某个式神提高能力的补品。



可他还是不喜欢我。
即使我的表现让他放弃了炼结的想法,但他依旧不满足我现在的能力,只要出点差错,被训斥是逃不过的。


都是妖狐,为什么态度完全不同呢?


比起为了每天活下来而拼命努力的我,他的式神生活可真是安乐极了,不需要拼命赚材料,也不用担心比赛出差错,就算临时耍性子罢工,他还依旧是全寮最受人欢迎的家伙。



他时常喜欢迈着散漫的步伐敲开我的房门,自顾自走进我的房间。
我有每天整理房间的习惯,他就跟在身后帮倒忙。
我知道他定然是真的想给我帮忙。
但他没有做家务的天赋,也从来没有自己整理过房间。

我把他拉到一边的桌案旁,希望他能安静点。然而等全部整理完毕,他这边已经端着我的茶杯吃着我的糕点,弄得脚下满地都是碎屑了。

夜晚宵禁前我还得想办法把他送回去,再把房间重新收拾好,才能入睡。

晴明一定是派他来给我增加工作量的,说不定就是在恼怒我上次对战八岐大蛇时还走神那件事。



每个夜晚都是这样,很气,还很烦。


我承认,我在嫉妒,嫉妒一个和我一样,命运却与我截然不同的人。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我的心变得丑陋不堪,使我羞愧难当。

我有野心,也有自信,还有足够的实力,可我永远只是他的替代品。

如果他不在了,也许我就不用这般寝食难安。
可他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只是我一腔的自我哀怨罢了。




斗技会输我完全不意外。
毕竟论阵容对面实在比我们的队伍里好了太多了。

我的阴阳师是个比较好强的男子,有着让人无语的强迫症和完美主义倾向。
他接受不了自己败于比自己资历年轻的新人,却也无法反驳战绩的评判,最后,也只能将这一切的责任归咎于我的失误。

如果不是有一旁的判官拦着,他那把折扇就能直接甩我脸上了。


“我没有你这样式神!”
“大人冷静,妖狐一直是我们这输出最高的啊……”


我能如何,也只能装作自己是个感情冷漠的人,暗示自己要对他说的话无动于衷。
感谢面具,能让我遮住自己难堪的表情,而不用在大庭广众下哭出来。



我是妖狐,而他是崽。

这就是差距。





回来的时候,他还眯着眼睛,窝在三尾狐的怀里等着被梳毛,直到看见队伍回归,便一溜烟地蹿过来扑到我身上兴冲冲地问道:


“怎么样?阿爸带你们斗技赢了嘛?”

赢了的话,他肯定会第一个冲进来抱着你激动地原地转三圈,而不是郁闷地跑去隔壁源博雅家喝闷酒。


“输了。”

我把撞歪的面具扶正,态度有点冷淡。


“啊?……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和你们组队的人太辣鸡了!你带不动他们!”

他靠着我的肩膀,抖开折扇遮住嘴,好像自己已经看透了一切真相。

明白他想让我开心,虽然我笑不出来。但确实颇有成效,起码我周围的所有人都被逗笑了。


他又凑到我面前眨巴着眼睛。


“别不开心嘛狐狸。只是输了而已啊。”

“阿爸又不是很非,要不这样吧,等他回来了让他带我去探索,我可以帮你打材料喔!”

“……不用。”



我觉得晴明会把那套材料自己私吞的几率更高,他会把它供起来,然后天天有事没事就烧柱香。


我的思绪一向很跳脱,可能除了我自己,没人知道这件事。

他歪头想了很久,突然拉起我的手。


“做甚?”
“你把手抬起来啊,快,抬起来。”


我想了想,还是搞不太懂他想干嘛,但争不过他,所以还是照做了。

手里一阵毛茸茸的触感,有点舒服。
他一边踮着脚把头顶往我的手里送,一边笑眯眯看着我。


“怎么样嘛喜不喜欢?头发是不是很软?我新买的发膏喔!这下心情应该好了吧狐狸!”

“……”



最终,好奇心作祟打败了理智,我还是忍不住低头嗅了几下,他的头发应该刚打理过,上面还留有发膏的香味,不熏人,是花香,还挺好闻的。



“怎么样嘛?”
“……超棒。”





【远处目睹一切的白狼:……等下这个狐狸很危险啊妖狐前辈!】










Fin





梗源自LOFTER 的画师修大@修 的某条双狐条漫。
侵删。


评论(3)
热度(58)

© 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