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日常吸李白!真香!

王者荣耀# 听说我对象辣手摧花【一】

all亮有#
主双亮#


我叫诸葛亮,是个法师。我每天从几百个被动里醒来。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人头,我都说了我不需要这些形同虚设的赞美,峡谷中路法师一哥,必须是在下。

“这是家暴。”
“你管我。”
“……”

——其实这就是一个中二傲娇的妻管严土豪和一个省级排行伪直男大佬,两个法师相爱相杀的故事。




小桃花本来不叫这个名字,他本名叫诸葛亮,是个法师。在这个诸葛亮千千万的王者大峡谷,小桃花并不算起眼,甚至可以说是小透明。

唯一被人夸的地方,大概原因只有一个。

小桃花是个土豪,身价百倍,家里皮肤千千万,一天换一个,身后狐朋好友一大堆,心情好,大手一挥,一人送一个都可以。

别的军师啊,高冷话少。小桃花呢,输出一半全靠嘴皮子。别的军师,思路清晰,目标明确,临危不乱。小桃花呢,只要打团战已方局势不利,一打群架时就慌了。
别的军师,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近身贴脸,被动不断,骚走位加神预判,到手就是人头。小桃花呢,比起法师,倒更像辅助,被动刷不出,贴脸打不过,走位也耿直,还喜欢单独行动,每次都是被对面埋伏的最佳目标。

当然那是刚开始的小桃花。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萌新。
好在他智商高,领悟能力也很强,几天后就明白自己该怎样提升战力。然而就算这样,小桃花在一群诸葛亮中还是处于食物链的底层。
倒也不是说,他还是那个什么都不会的菜鸡,只能说,幸运女神就没站他那里过。

特别是没有人头拿,大概真的是运气不好的锅。


小桃花潜力很大,胆子也大,杠起来也很厉害。
有时候被逼到极限了,临时就能爆发一波,还能一遛三,眼看着就能小宇宙大爆发拿个三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队友来了。

为首的战士,带着一群队友,扛着四十米长的大刀就“哇呀呀呀”地冲上去了干架了,那架势看上去社会得不行,把小桃花都吓懵了,手一抖,连大招都忘了放。

然后好端端的三杀,成了三助攻。

小桃花:……

完事后,那位红领巾队友还转头摸摸他的头,表情和蔼可亲,一脸慈祥。

“小桃花不怕,有哥保护你,放心吧!”保护你妹啊!你不来人头我就有了!


有时候,小桃花和敌对法师互相伤害,两个会和下来,双方血量都不太健康。
小桃花事先踩过点,对比了一下此时的现状,见对方一点蓝条都看不见后,他的大脑飞速运转,一个大胆的想法初步形成。

二话不说,踩着闪现,双位移就越进了塔中。

那红衣法师刚喘匀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撤退,转头就看见一张清俊精致的脸,周深身一圈桃花瓣转着,吓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哪里见过这阵势,看着就要和他同归于尽一样,吓得愣住了。

千钧一发之际,八百里开外一声枪响,敌军应声倒地,徒留小桃花懵逼在塔中。

身后的射手抱着枪,依旧温润儒雅,很是担忧地问了他一句如何。

还能如何。
人头你拿得堂堂正正,我还能说什么。

下一秒,小桃花在塔射线的攻击下,白白丢了条命。


“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桃花憋屈地躲在草里偷窥那个依旧沉迷打蓝的小脆皮。旁边,他的师弟沉默许久,忍不住伸手摸摸他那头柔软的白发,很是老道地安慰他道:“师哥不慌,一会待我去给你开路,你只要拿人头就行。”

他没用傀儡代替自己说话,那张清秀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小桃花的师弟是个操作大神,比起小桃花的话痨,他比较沉默,平时为人也很软糯,乖孩子一个,却是个师兄控,还特么是个不折不扣的诸葛吹。

在他看来,师兄怎么样都是最厉害的。

小桃花转头看了下自己的同门师弟,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感动。

“果然只有小元你是真心对我好。”

就冲师弟这句话,他也要拿出师兄该有的气势来。这小脆皮的人头,他拿定了。

时空穿梭,配合着飘飘落落的粉色桃花,还有突然出现在眼前一把抢走自家蓝buff的法师,敌方打野血量明明不多,却一脸淡定,扛着枪,抬手一个响指,身后的草从耸动一下,刷刷冒出三个大汉。

还特么都满血!小桃花哪里见过这阵势,吓得被动都没来得及刷,一顿胡乱贴脸后就想逃出去拉着师弟远走高飞。

结果最后还是靠着师弟一顿秀到飞起的傀儡替换,勉强拿了三个助攻。

“师哥,对不起,我没给你拿到人头……”

看着自家师弟愧疚的小脸蛋,小桃花只想抓着策划打一顿。

等下,好像系统暂时没这功能?
妈卖批!气到摔被动。

自那次后,小桃花就开启被衰神附体的人生,他再怎么努力,就没在大团战中拿到过人头。
更可怕的是,他的衰逐渐扩大了范围,比如,不管他怎么拼命,都没办法把局势扳回来。

顺风必逆,逆风必输。

——我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小桃花站在塔里,开始思考人生。

塔外,一群红名虎视眈眈,围着岌岌可危的防御塔,垂涎着塔里这个回不了城也出不去的残血法师。
为首的打野,应景地戴上副墨镜,显得自己格外地社会。

“小仙君你干脆别逃了,躺平不行么?看你颜好,要不我对你温柔点?或者你自己自觉点,哥几个里你挑个帅的给上得了。”

——卧槽,这赵子龙人设是真的崩。


抱着塔的小桃花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蓝条,一咬牙,“妈的,拼了。”

可能所有人都想不到,上一秒这个还被围塔中,孤立无援的法师,居然敢单枪匹马走出防御塔。
白发仙君面无表情,神情肃穆,看也不看自己的处境,直接踩着位移一个贴脸。
所有人都以为他想不开,想与赵子龙一决高下,下一刻,就见他突然一个闪现,越过了原本也想和他单挑的赵云,直接一把花瓣就砸向身后血最脆的射手身上,对方本来就不多的血条立马岌岌可危。

那射手连忙一个闪现试图躲队友身后,

下一秒,敌方法师那张好看的脸出现在他身后,清朗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透着丝得意。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就一个位移?”

红线乍现,正中目标。

“劳资可是武陵仙君!”

An ally has been slain
(我方队友被击杀)

被动刷新,小桃花将目光对准离自己不远的辅助身上,蓝不多,但他义无反顾冲了上去。敌方辅助微微一笑,竟然没有躲开,反而迎面直上。

反常必有妖,更何况连赵子龙都没有动,肯定有问题。小桃花哪里还不懂,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于是拿了人头转头就跑。

下一秒,时空穿梭的声音贴近自己,冷清的声音伴着机械音效从身后传来。

“东风破!”

卧槽!小桃花看着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师哥!师哥你怎么了!你怎么又死了?是谁啊!别拦着我,我要让他们知道五杀的英文究竟是怎么读的!╰(‵□′)╯”
“打野爸爸冷静!对面好几个人呢!”


敌方诸葛亮击杀成功。
他拿了人头后,并没有急着撤退,反而蹲下来看着脚下躺着的人,被手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手指很不老实地将那人的从头到脚摸了个遍。
要不是他一本正经,气质冷清地过于性冷淡,根本看不出是在干登徒子的事。

引得身后的队友集体侧目。

“军师可是有什么发现?”

那星际官抬手看了看,回味了下之前摸到的大致轮廓,心里飘飘然,语气也莫名带着点小开心,好像他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腰好细。”

“????”

夭寿了,这辣手摧花当街耍流氓!


敌方诸葛亮,省级大神,操作犀利,峡谷外号,辣手摧花。
不管你是柔弱娇小的女法师还是精致可爱的小正太辅助,在他眼里,那就是移动的金币和经验值。
长得人模狗样,却是个妥妥的一个钢铁直男,除了人头和蓝buff,根本没有什么能引起这个人的注意。
也不是没有赵云之类长得俊美帅气的男性英雄去撩过他,关键是这家伙,他根本,不!在!意!

这辣手摧花和小桃花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峡谷诸葛亮千千万,性格脾气各不相同。
小桃花是个中二话痨,该怂就怂,该杠就杠,平时也大大咧咧的,完全没有按平时武陵仙君的人设走。
这星际指挥官也是个清流,放在这给里给气的峡谷里,他就是个稀罕玩意。
就算李白和韩信面对面喝交杯酒,完事跟他瞎扯犊子说是结义酒,他都能当成是真的。

然而就这么一个宇宙第一直男。今天居然罕见地干了登徒子该干的事情,说了登徒子该说的台词,就算他那张脸还是一本正经的,也改变不了他对武陵仙君的兴趣。
这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峡谷“辣手摧花”十有八九看上了对面那个粉嫩嫩的小仙君。

可关键是……他不是直男么?!

“而且,这武陵仙君,在峡谷也不能算是珍惜物种。”
围观的队友拖着下巴目睹了整个过程,旁边的刺客嗑着瓜子点了点头。

“上一局也有个武陵仙君啊,你说这辣手摧花,他不照样追着人家揍。”

“这钢铁直男般的操作,真可怕。”

“你说他图对方啥?图对面诸葛亮好看?”

“说不定,他比较喜欢崩人设的?”

“……”

空气一度十分尴尬。


辣手摧花大概是真看上他们队小桃花了,居然还夸对方衣服挺好看的。夸敌军的衣服好看???这什么鬼几把的操作???
正在打蓝的白衣刺客吓得嘴里叼的草都掉了,赶紧伸手扯了扯身后偷偷打野的射手:

“哥们哥们!嘿!别打野了,快跟我一起看戏!咱们队小桃花被那个辣手摧花盯上了!法师射手都怕的那个辣手摧花!”

“卧槽?!就前阵子那个大佬?!”

那边的草丛,围观的看客争论不休。
这厢的中路,两方法师再次狭路相逢。

敌我相对,分外眼红。小桃花才不管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来头,踩着位移就冲了上去,他向来都是气势先压对面一头,哪怕不一定打得过。

对方没有躲,他的桃花砸了对面满脸。

小桃花显然没见过这样的的情况。又试探似地贴脸对着那人身上砸了两下。对方还是没躲。
……

这么棒的么?!唾手可得的人头!

他激动地直接开了大招,红线乍现,直接命中,砸了对方半管血。
就当他还想用位移再给对方两下时,那敌对法师动了,一把抓住那武陵仙君的手腕,整个人就这样凑近过来,把小桃花吓得一愣一愣的。

“卧槽,怕不是要强吻?!”

草里围观的队友比正主还激动,尤其是那李白,草也不要了,暴君也不打了,掐着旁边的射手的手臂激动得很,好像见证了什么很厉害的事情。

……话说李白你很懂嘛。


然后,在场所有人,见证了何为辣手摧花。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峡谷辣手摧花,如何当众地辣手摧桃花。
手法干脆角度刁钻,直接拽着那武陵仙君就是两段近身攻击,几个回合后,他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身后地上趴着直挺挺的小桃花。

“技术一般,走位也不行,cd没算准我就不说你。连被动都刷不出几回,回去重练。”

真特么钢铁直男的典范,辣手摧花,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连美人都打!

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李白是看不过去了。

“卧槽你这直男晚期也是没救了,对待美人能这样粗暴么?有没有人告诉你要怜香惜玉啊!”

“算了白哥,算了算了!他是峡谷辣手摧花啊,你让他怎么怜香惜玉啊——”

众人口中的“辣手摧花”,依旧面无表情。

下一秒,他道出原因。

“我喜欢他抗揍。”

——卧槽!渣男!


结局最终以惨败收尾。
小桃花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思考人生,整个背影看着都萧条。
他师弟跟着旁边,除了撸毛外,不知道怎么安慰对方。


突然一条好友申请,打破了空气的沉寂。元歌突然发现自家师哥此时的表情微妙极了,他感觉自己联想到了很可怕的东西。

小桃花:师弟,你说他是不是看上我了。
师弟:……师哥你快别说了。



很久很久的以后,峡谷的辣手摧花脱单了。
听说他对象,特别抗揍。



众男英雄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TBC






评论(8)
热度(166)

© 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