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日常吸李白!真香!

【魔道】一看你们这届就给里给气

蓝思追bl#

原创男主#
短篇系列#
ooc慎入#



本篇又名《我的堂客是个很厉害的太太》
本篇再名《学好一门外语你就可以脱单》
本篇还名《八一八南疆那个精致小王子与蓝家某名优等生的故事》








【一】


蓝启仁最近闭关了。

此番举动惹得一些人不明真相。
据说老先生是觉得自己的教育出了问题,他按着姑苏蓝氏的规矩,严格要求自己的学生,按理说这样的教育耳濡目染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偏偏手底下就出了蓝忘机和魏无羡这事。


他见木已成舟,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将希望寄托给下一代,想好好培养几个新秀。
怎奈何到了蓝思追这届,这断袖的苗头硬是没有彻底掐掉,好巧不巧,偏偏还是蓝思追好好这颗白菜被个外僵人给拱了。


老先生实在气不过,关起门自个怀疑人生去了。


小辈们是见怪不怪了。

毕竟云深不知处,魏无羡和蓝忘机天天没事便腻歪在一起,二人秀起来,管你是人是狗,瞎了最好,没瞎的也没脸看下去,光看两个人模式就觉得腻得一帮无辜看客嘴里发甜,甜到饱,甜得发吐。

这一对比,那个南疆小王子和蓝思追日常的相处模式,在他们看来,那简直是小清新极了。

更何况,人家小王子长得好看,偶尔和蓝思追闹别扭生个闷气,看着也赏心悦目。

这个说法似乎格外有说服力。
唯独云梦江氏宗主听了不屑一顾。

“妈的,断袖就断袖,还小清新个锤子。”








【二】

蓝思追在这届的修仙弟子中属于出类拔萃的优秀者。
蓝老原本对他寄予厚望,奈何这孩子最终还是载到了一个外邦小王子身上。

小王子名乌穆罕,属边境异域的南疆人士。自身的教养礼仪那是没话说,毕竟是皇室成员,自小便聪慧异常。
可能母亲是中原人的缘故,小王子从出生就长得出奇得漂亮,皮肤白皙嘴唇红润。

虽说和人说话的时候,语气总带着点贵族子弟的调调,但不惹人讨厌,气质又出众,乍一看得跟画上的小仙人端得是一模一样,又带着些许异域风情,好看得很。



小王子排号老幺,老皇帝老来得子,宠他宠得厉害,小王子周岁时,更是举国欢庆三天三夜。
再后来,老皇帝驾崩后,太子登基,成了南疆的新皇帝。
这位大哥的年纪与小王子差了近二十多岁,弟弟长得可爱,他自然怎么看怎么喜欢,愣是把他当自己儿子养着,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完全没有话本里和史书上说的,兄弟相残的剧情发生。


小王子的童年,就是被一群哥哥姐姐围绕着度过,幸福得像个小太阳。










【三】

小王子长大了,不需要像其他哥哥那样去各自的封地,也没有国家大事给他压力,他就像只无拘无束的小鸟,自由自在,唯一的爱好,大概是收集各个国家的语言和文化。

他觉得语言和地方民俗文化有种神奇的魅力,就像是一个伟大特别的象征,对于这种东西,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能说,寻找的过程中是快乐而满足的。

然后就这样,十五岁的小王子宣布,他要去周游列国。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

皇帝这么想着,大手一挥,原本的马车队里又添了二十辆。
皇后不甘示弱,紧跟着添了二十辆。
其余王爷觉得不妥,又跟着添了十五。
……
据说出行那天,国门大开,从早上到傍晚,王子的车队还没有断,百姓差点以为是小王子出嫁了。

小王子就这样开始了他的旅行。
他周游列国收集各国语言,记录旅行过程,书写心得,顺便了解各地方的风土人情,日子过得美滋滋。



一晃三年过去了,成果颇丰。
小王子编纂的《异国录》和《新语杂论》很快闻名于世。

小王子十八岁了,也到了举行成人礼的年纪。他计划着先回国,等举行完仪式,再出来继续游学长见识,怎么想都美滋滋。

结果路上出了点意外,回国计划成功被打破。



那一天,小王子在新书上一笔一划上认认真真补充写道——中原特点:盛产神仙,品种繁多。

那一天,蓝思追忽然就明白了何为蓝忘机口中所说的“带回云深不知处,藏起来”。

他祛除邪崇后,本着蓝氏弟子的修仙原则前去查看情况,却不料抬眼间惊鸿一瞥,那人的出现,使他的整个世界亮了起来。


恍惚中,他好像听到了袖子断裂的声音。









【四】


小王子还是在云深不知处暂住了下来。

他编纂的书很受欢迎,便是修仙世家,多得是他的书迷,本人也是收到了广大的热烈欢迎。
他见识过很多奇闻异事,除了中原,更多的还有其他地方,有的事情,连这些修仙弟子都不知道,一个个听得很是入神。

小王子眼睛亮晶晶的,说到精彩处还会比划几下,看着也挺可爱的。
他感谢蓝思追的救命之恩,特地送他一系列写有本人亲笔签名的书籍。

蓝思追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王子。
他对乌穆罕一见钟情。
这种新奇的感觉,对一个刚开窍的少年来说是头一回,食髓知味,和中了毒一样。

接待这些异国客人时,他表现得很矜持,越矜持便越正经,越正经看着便越君子,端得一副蓝氏子弟的雅正。
蓝启仁看他表现,越看越满意。

小王子刚满十八,对情爱之事也是一窍不通,虽说断袖之癖在有些国家和地方也很常见,但到底没放自己身上。
人也好相处,热情大方,很快就和一群年岁相差无几的少年打成了一片。
一有时间,便和人结伴约着同行,出去观游姑苏的民俗文化,软软的姑苏话很戳小王子的萌点,他觉得自己这趟来的不冤。


蓝思追一有空就约他出去游玩,有时也约他出去夜猎。小王子不修仙,也不懂法术,但不妨碍他在这些弟子夜猎的时候给他的新书添加内容。

他偶然近距离观察过那些邪崇走尸后,颇为认真地给自己的书中添上一笔。

——产量丰富,品种齐全。






【五】

小王子性格好,到哪里都受欢迎。

魏无羡很喜欢他软萌萌的性格,见识多,人也有趣,无事捏捏他的脸,人也不生气。
于是夷陵老祖没事就夸,逢人就夸,把小王子夸的天花乱坠。
人家乌穆啊,多好的一孩子啊,书写得多好啊,人中龙凤,年少有为,还是个著名的太太。

小王子的书很受欢迎,那张脸更是男女通吃,喜欢他的姑苏姑娘少爷排起队,可以围着绕整个山门一圈。

蓝思追很苦恼,他最近害相思害得厉害。

有时候小王子出去采风,也没叫他一起,归期不定,他日日夜夜寝食难安,心中忧虑难安,就怕小王子出什么意外,人家乌穆罕开开心心的,什么都不知道,怕是在外头乐不思蜀。

乌穆罕对魏无羡和蓝忘机一事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
他这三年见多了这种类似契兄弟一样的关系,个别地方还把这种情况视为一种美谈。

蓝思追想过干脆直接说破,可临头他又顾虑重重。


且不说小王子是异邦人,是皇室成员,他不是修仙者,是凡人,会生老病死。
单单是蓝启仁那关,就困难重重。



况且小王子啊,这么好的一个人,比起他们修仙者,这般性子直白单纯的人更像个仙人,他本该继续周游列国,也许旅途中,他会遇到一个心爱的姑娘,开始一段美妙的爱情。
自己何苦,拉他进这万丈红尘的深渊呢。




他思了许多,悟了许久。

他想到了蓝忘机和魏无羡。
他想到了对方重复问灵的十三载。
他想到了那满山的兔子。
他想到了那天夜猎后,他无意间的惊鸿一瞥,仿佛命中注定。


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
带回去。
藏起来。










【六】


蓝景仪一直想吐槽。
他觉得南疆话一点都不好学,拗口,复杂,意思多。还听不懂,换个语调就是另外一个词汇。
偏偏蓝思追学得挺好,还乐在其中。

果然恋爱使人智障。

学习使我快乐,我的心中只有学习。
两个学霸的恋爱,大概在他们看来,就算是一起学习,那氛围也是甜蜜的。


蓝启仁刚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时,差点一口气没憋着,气得捶胸顿足好久,扬言要按规矩来,要上戒鞭。

也不知蓝曦臣与他说了什么,加上魏无羡硬扯着蓝忘机多次去劝说,小辈们联名求情许久,那戒鞭愣是没上成。

小王子的人缘技能真的是点满了的。



乌穆罕觉得命运就是个奇妙的东西。
他来中原的决定是对的,来姑苏真的一点都不亏。

他说,蓝思追你真傻。
他说,我是凡人,可能会生老病死,但我喜欢你是真的,你总不能把我拒之门外。
他说,至少在有限的生命中,我还能继续喜欢你,在这一生结束前,我是开心的。

那一刻,他的眼睛在发光。


最终,小王子还是作为蓝思追的道侣,留在了云深不知处。

蓝氏弟子自此多了一门新课。

学习南疆话。






蓝景仪:“说真的。我怀疑我南疆话学太多了,现在觉得中原方言哪个都觉得好听,就算大小姐用云梦方言骂我,我都觉得好听。”

金凌:“……妈的蓝景仪你个瓜皮。”

蓝思追:“雅正。”









【七】

蓝氏弟子觉得南疆话真的一点都不好学!
南疆话太难了!
太难了!








【八】

蓝思追觉得和蓝家那帮德高望重的前辈们比起来,自己还是一个肤浅的人。
只要小王子开心,他就觉得世界都亮了,只要他开心,什么君子雅正什么谦和有礼的大道理,他完全不想听。

云梦莲花坞三毒圣手:“这届弟子不行。”







【九】

听说蓝老先生闭关了。

蓝宗主表示:我要不要意思一下也闭关?
蓝忘机:兄长随意。







【十】

中原修仙者众多,门派众多,奇花异草珍奇走兽众多……君子雅正者,这个真不多。——《寻仙记·姑苏游》




评论(1)
热度(54)

© 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