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日常吸李白!真香!

【冰上的尤里】先生您好 这是您掉的未来男朋友③


长发维克托x五岁的荷兰猪小盆友【bushi

年龄操作有#
ooc有#

———————————————————————




冰滑这项运动对维克托来说,是种享受。


脚下的冰刃摩擦着光滑的冰面,移动时抚过脸颊两侧的微凉空气,像拥有翅膀的鸟类一样任意翱翔的自由,每展示出一个危险漂亮的动作都是全新的体验。


这个俄罗斯男孩从第一次接触开始,就执拗地爱上这项运动。

他时常同朋友开玩笑道说:“哪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去做多余的事情呢,冰滑就是我的全部。”



如同与生俱来的天赋一样,他的初次登台就给足了观众们惊喜。
那些被设置成难度系数较高的动作,对于年轻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来说,完成起来轻松异常。



表演结束的灯光聚集在他的身上同时,也照亮了他那张漂亮的脸蛋。


人们都在惊呼,他们不由自主地观众席上站起来为这个男孩精彩的比赛表演鼓掌,每个人都在赞美这个上帝的宠儿。



——不是他为了冰滑这项运动而生,而是冰滑为他而生。




“这样的维克托是不是美极了?”

身边的大人伸手揉着勇利那头柔软黑发。
孩子看得太过认真,不知不觉入了迷,被聚光灯照耀的眼睛亮得惊人。
“恩!”


领奖台的少年扬起自信的微笑,他的头上戴着精致的蓝色花环,梳着干净利落的高马尾,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映着属于胜利者的喜悦。


他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观众台,成功地在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发现了只能在围台边勉强露出半张脸的小娃娃。

看出来他踮起脚尖看比赛非常吃力,身体总是摇摇晃晃。帮忙照看他的朋友怕孩子着凉,替他裹了一层厚厚的外套。
黑色的男式大衣,穿在一个孩子身上,莫名地像只体型不太大的企鹅。


……嗯哼,可爱!


他眯起眼睛冲那个方向招了招手。
观众台上的小胖子看见了像是吃了兴奋剂,激动地跳起来拼命举着双手。


——看我!看我!我在这里!
——看到啦,跳的好高。


两个人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忽视了正在进行的颁奖仪式,隔着准备替选手挂上金牌的授奖人也能兴高采烈地互动。


颁奖嘉宾:……知道么,我觉得这个场合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了。


“维克托好厉害!”
“是吧~”


嘿,你们是不是忘了啥啊。











维克托的冰滑表演是种艺术。
但如果同样一个曲目,是由一个胖胖的小孩子模仿,画面就显得非常的滑稽。


“演得好像啊,厉害——”


胖乎乎的身躯在光滑的木地板上摩擦滑行,他努力地做出“滑”的姿态来,却无法忽视脚下踩着的是被人打过蜡的木地板,而不是光滑透着寒气的冰面。
无法看出他的动作是在模仿对方在电视里播放出来的的冰滑动作,不过表情相当到位。


唯一的观众是正盘腿坐在地板上看他努力“滑”的维克托。


褪去光鲜亮丽的表演服和天才的光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日常朋友的眼中,只是一个和同龄人一样,是个喜欢在家里穿着居家服就呼朋唤友地开聚会,热衷收藏一切毛茸茸的可爱事物,还对能独自领养一只宠物犬这个愿望意外执着的大男孩。



……

不过,十一岁时就离开父母身边外出独立的维克托,如今还暂时养不了宠物狗。

他除了养活自己之外,还需要养孩子。




“结束!”
“啪啪啪啪啪……”


小孩子一脸严肃认真地结束最后一个动作,下面的观众立刻毫不吝啬地鼓掌。


“给你十分!不怕你骄傲哟勇利。”
他托着腮帮子,眨着那双清澈漂亮的蓝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在地板上滑来滑去的小胖子,灵光闪动,冲他张开双臂。


小男孩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两个酒窝露出来,看到他的动作就快速跑过去想要抱抱。


不知是他们都忽视了打过蜡的地板的光滑程度,还是维克托低估了穿着棉袜的小胖子奔跑过来的速度。


总之,这次爱的抱抱,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完美——


“碰!”


小胖子在距离一步之遥的地方成功滑倒,并且以一个漂亮的姿势脸着了地板。

对方原本张开的双臂和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欢声笑语的房间如同空气冻结般的寂静。


“……”
“……”



“呜……呜呜呜……”
“勇利!有没有摔痛?上帝啊见鬼的地板!对不起,我忘了地板昨晚刚被打过蜡——”
“……怪你……”
“是是是……我的错,对不起!”
“呜呜呜呜呜呜……”
“请原谅我吧,是我的疏忽……”




一场温馨的爱的互动,因为一瓶新开的地板防护蜡而惨淡收场。



……



——晚上好,老同学。
——嘿晚上好啊,亲爱的维恰,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伙计,你知道物品销售投诉电话是多少么。
——……啊?




今天也要为了养孩子而努力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选手表示,新开的防护蜡并没有太受家里人的欢迎。





TBC

评论(17)
热度(616)

© 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