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日常吸李白!真香!

【冰上的尤里】先生您好这是您掉的未来男朋友①

长发维克托x五岁荷兰猪小盆友【bushi

年龄操作有#
ooc有#


————————————————————————





俄罗斯国籍的花样冰滑天才少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选手,目前遇到了他十六年以来的最大难题——



“呜呜呜……”
“啊不哭不哭,是我的不对我应该在十分钟内完成比赛然后来找你的……”



面前的男孩有一头柔顺的黑色短发,亚洲人士面孔,被人用宽大的男士羽绒服裹成只得了一个圆滚滚的球状体,使劲揉着哭肿的兔子眼,一副不太好哄的模样,看得维克托很心疼也很头疼,烦躁地用手速揪他的马尾辫。



——嘿哥们,问件严肃的事情,是不是因为国家四周都是水,所以日本的男孩子都特别会哭?
——维恰这个冷笑话说的一点也不好笑!
——那么,你会哄孩子么。
——你已经不是孩子了,为什么要哄你?

然后对方训斥了他下次不要半夜三更在倒时差的国家和他打电话后,迅速挂了电话,留下他继续揪着自己的马尾辫像个傻瓜一般地拿着手机。

Shit……




一个多星期前,首战成年组男子冰滑挑战成功的维克托在拿到属于他的那份冠军杯后,可以说是心情愉悦到了极点。

但是一出赛场的大门,他就笑不出来了。
有工作人员叫住了他,并且嘀嘀咕咕冠冕堂皇地说了一大堆的客气话,随后就在他一脸呆滞的目光中,很不客气地塞给了他一个面孔陌生的小孩。

这是个迷路的孩子,今年刚五岁,亚洲人,会场广播了许久也不见家长来领。但是可以看出很熟悉维克托,只要画面切换到他比赛期间,这个孩子就会笑得很开心。



于是工作人员也是考虑了很久才只得把这个小拖油瓶从广播室带到了赛场外,并且成功堵到了维克托。

“你们会不会搞错了,我根本不认识他。”
“但是非常抱歉先生,这个孩子的父母好像完全不在场,我们甚至在官方网站上发出了通告,完全一点消息也没有。”
“……所以你的意思是?”


穿着工作套装的女性工作者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副模样看得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浑身不对劲。

“先生,由于我们这边服务目前不完善,能暂时拜托您先照看段时间么。”
“……”
我想说no,可我觉得说出来你会揍我。



“身单力薄”的维克托想了想,最后还是把这个否定的回答艰难地在对方满脸笑容的无声威胁中咽了回去。






勇利是个不太好哄的孩子。
陌生的语言环境和小孩子怕生的本能,从开始,他掉的眼泪就没有停下过。
维克托的朋友里没有日本朋友,朋友圈大部分通用的语言只有英语。


开始他以为对方是个中国人,在用很别扭的“你好”打了招呼,却发现小孩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后,他才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嘿老兄,你是说他是日本人?!”
“对啊。”
“哦上帝,可我根本不会日语!除非他是个天才儿童而且最好还能无师自通俄语,不然我们这样对话跟傻瓜有什么区别?”
“……听着,你现在的模样像极了傻瓜。”




尼基福罗夫选手的经历告诉我们,如果你的目标只是想当个举世闻名的花样冰滑之王而不去关注语言交流和新语种学习,将来的道路是会吃大亏。


勇利很依赖这个比自己大很多岁的异国大哥哥,下意识的觉得他可靠。
这就代表了没有他在身边,这个孩子会内心不安,哭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维克托为此特地规划了自己的比赛时间,为了安全起见,他甚至还托工作人员将他放在观众席最醒目的位置。
不过这还是无法阻止对方哭泣。


他只能不时亲吻对方被泪水浸得湿漉漉的脸颊,轻声安慰他,哭声渐渐低了下去,男孩用那双红肿的大眼睛无辜看着他。
被哭声折磨很久的俄罗斯大男孩终于内心放松地呼出一口气。
“有魅力真是件伟大的武器。”
“……”


孩子懵懂地看了他一会,不给面子地嘴巴一撇。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等等等等,嘿,我开玩笑的——”


今天也要为了养孩子而努力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选手表示,哄孩子真的很头疼。




TBC







评论(14)
热度(759)

© 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