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日常吸李白!真香!

王者荣耀#《看什么看,没看过文化人打架么》【二】

弈all#
ooc慎入#
cp洁癖慎入#



中路的防御塔岌岌可危。

蓝条并不多,他技能扔得很是吃力,再撑下去,怕是要用普攻清兵了。

野区的buff从刚才已经被对面抢走,人太多,一个个气势汹汹的,他自然不能贸然上去抢,保命显然更重要,但也不敢轻易离开防御塔。

对面的绝世舞姬走位没有失误,经济也比他更领先,从对线开始就没有什么胜算,随时压制着他,以防他穿过河道跑去下塔。

此时下路一片混战,自己甚至都不能支援。他抬头看着那源源不断的兵线,估算着能否在抗上几次伤害。

粉色衣带飘飞,夹裹起点点花瓣,那女法师在即将濒临倒下的防御塔前尽情发挥,轻灵舞动,毫无顾忌,甚至在他面前敢肆无忌惮回城。


是不把他法师一哥的名号放眼里吧?
怕不是想死?
就算蓝不多,也要把她打残踹回老家。



一身军蓝的星际指挥官想也没想离开了自己家的防御塔,直冲前方露出后背回城的舞姬,气势高涨,俨然一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姿态。


“来和妾身跳支舞吧。”

她突然转身,眉眼含笑,脚下法阵花开花落,身姿舞动得风华绝代,艳丽不可方物,随手抛出袖中的花球,花瓣柔美带着丝掩藏不住的杀气。

那诸葛徒然瞪大了眼睛。

被骗了!


回城是假,杀人是真。
她只是见他一直躲在塔后不好抓,用计将他诈出来罢了。

他若不出塔,她必然轻松回城,再出来继续与之耗下去,防御塔破也是时间问题。

可只要他受不了挑衅,贸然出来与她对战,在没有队友支援的情况下,就不会有人在意兵线,防御塔被攻破是必定的,就算到时他想再躲回去,也是无处可躲,难逃一死。


横竖她都没有损失。
有事的是自己。


法师脸色苍白起来,他甚至能联想到接下来迎接自己的会是怎样的一场单方面虐杀。

希望不会死得太难看就是了。

粉色花球带着魔道法术的强力,迎面席卷,女子飞跃而来,胜负一看便知。




“一力降十会!”

巨大的黑白棋盘横空出世,属于少年人清朗有力的声音,夹杂着属于另一方的魔道法术攻击,与之碰撞。

这个法师是突然出现的。

他长着比较年轻,还带着少年人没有褪去的轮廓,个子不算特别高,身材纤瘦,秀气得很。
貂蝉看到了他的眼睛,清澈见底,毫无波澜,处事不惊的模样,反而与他年轻的外表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不是新手该有的表情才对!


猎物与猎人的身份再次颠倒。

被困在棋盘中的敌对法师还未从战势倒置后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黑白棋子便从四面八方砸来,棋子碰撞间的声音让人听着便不寒而栗,何况是实打实地砸在人身上?

诸葛亮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原本很带着威胁的法师成功惨败于这个被所有人都快遗忘的新人身上。

“你……”

他想问的太多了。
比如对方是如何出现的,又是怎么一个人从上路跑来了这里,队友现在如何……
最后,话语堵在他的喉咙处,却一句也问不出来,只悻悻说了句“你怎么来了。”


少年法师歪头想了想,大概是在总结措辞。他捋了捋思路,把刚才的经历解释了一下。

“上路被我打通了,所以我拿完了上路的野怪。”

他依旧那副安静乖巧的模样,实在看不出之前那独自一人追着敌方打野满野区跑的
凶神恶煞,“我抢了那个李白的暴君,还把他打了一顿。”

虽然长得和男神一模一样,但不妨碍弈星下手,弈星发誓自己打人没有很轻,对方应该是死透了,还在复活中。

语罢,他看到诸葛明显露出类似看妖怪的眼神,便没把下一句话说出来。


所以一时半会,那个李白大概是不会来了。





弈星萌新那会儿,在众人眼里算个非主流的熊孩子,虽然熊孩子长得乖巧可爱又漂亮,但仍旧是熊孩子,表面学他老师那样正儿八经,实际上离经叛道。

他老师明世隐就喜欢玩养成,结果带出来的徒弟出师的一个比一个彪悍,一个比一个中二,完全没有他这个做老师的什么事。捡到弈星的时候,旁人看明世隐的眼神,跟灯泡似的瓦亮瓦亮。

明世隐原本想把自己这心头肉徒弟培养成一个能辅助支援队友的辅助型法师,不求他战绩和人家蜀汉智商担当一样走位风骚,输出可观,只希望他能安心躲在队友后面,扭转局势就行。

毕竟他徒弟身娇体软,身材瘦弱,不能干体力活,还是安安心心被队友保护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自家小孩拿不拿人头都无所谓,他是个开明的家长,只想他比赛体验开心就行,人头是什么东西,又不能吃。



明世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那天带徒弟上分时没有算上一卦,这样也不用天天担心哪天自家白菜被拱。

没算卦的后果便是他心目中乖孩子,在那局比赛中成功邂逅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未来日子中的男神,并且从此开始盲目追星,疯狂模仿。


之后一段时间,峡谷是被他搅和得乌烟瘴气,多少打野英雄跑到他家门口敲门哭诉,让他管管他家那个无法无天的童养媳,一个法师天天就知道打野打野打野,中路不管兵线不管,成天就知道盯着野,生怕别人和他抢,这比赛根本打不下去。


小小的弈星躲在他背后,裹在斗篷里偷看别人,听了一半,眨着眼睛充满疑惑。看那样子,有点想问人家所谓的童养媳究竟是什么意思。
明世隐头疼得紧,赶紧捂住他的嘴,继续与他人陪笑。

行了,就你一天到晚小嘴叭叭叭。
赶紧给我闭了。



嘿,他就搞不懂了。

好好的一小孩,魔道天分那么高,一看就是将来要做法师的料,结果放着这么厉害的能力不用,非要让自己变成打野刺客,你这不是存心为难你老师么?


——星儿,你是不是叛逆期到了?

——老师,我只是觉得剑仙的轻功使得好看,在野区和战场间飞来飞去很赏心悦目罢了,若是学回来,您大概会比较高兴。

——不要想了,人家会飞那是人家有翅膀。

——……哦。




对话结束。




从此他的宝贝徒弟终于不再继续做那打野飞天的春秋大梦,却逐渐转型成了一个手法暴力的纯输出法师。
等明世隐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你每次冲那么前,就为了那几个人头?”

“因为我想要金牌,老师。”

“金牌有你命重要么,啊?!为师一路你护这么好,你心里没点acd数嘛,我的小祖宗!追都追不上你,你倒是给为师说说,你拿金牌想干嘛啊,啊?”

“法师不输出,就不是法师了。”

已经不再是小孩模样的弈星蜕变出位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沉静与风华正茂,像茁壮成长的青竹,身姿挺直,衬托在那身天空色斗篷下脸庞俊雅清秀。

他转过头,姿态气定神闲,完全没有那些人口中所描述的那样下手狠辣,那依旧清朗悦耳的声音依旧围绕在明世隐的耳边,说出的话语如同最美的告白。

“而且我有老师在,老师肯定不会丢下我。我想向所有人证明,作为老师的学生,我可以带头打出最完美的战绩。”

“……转个身,让我牵下。”


老练如明世隐,阅人无数,资历深厚,俨然峡谷老司机一个,却也不禁在自家徒弟一记直球的语言攻击下,被撩得心中老鹿乱撞,美滋滋。


自家徒弟什么都学得快。
连土味情话也是。


背后路过的狄仁杰看得很是不屑。

切,牛鼻子还有脸说自己直得一批,骗人的鬼话。






弈星很快出师,随后便在王者峡谷中杀出一条血路来,从一群中单法师中脱颖而出,与其余几位新秀在战斗排行中占了一席之地,峡谷七子就此聚集,身边的好友逐渐多了起来。

明世隐总算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出师后的弈星,仿佛一夜之间治好了他那久违的中二病晚期,他话不多,人也跟着咸鱼起来,天天裹着斗篷捧着茶杯窝观战台,跟一群沙雕好友玩“你打架我围观”,还乐此不疲。

他不太爱出来,甚至有些低调,存在感实在不高,放一群优秀帅气的男法师中也不出挑,但却意外受欢迎。
不管是名扬天下的稷下四花还是浴火重生重返归来西汉军师,他身边从来不缺可以一起说话的人。


明世隐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白菜熟了猪必须拱,看着天天围着自己徒弟转的狂蜂浪蝶,有些头疼得紧。

跟着他一起并肩而行的好友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那同情的目光一并转来。

“我懂你,毕竟养了那么久的童养媳不是,被人拱还不如自己拱。”

“……是这个理,但是你那话我寻思着不对劲,瓜皮你骂谁呢。”







暴躁老哥弈星的沙雕农药日记片段——


我叫弈星,我有个梦想,我想做一名打野名扬天下。
但我以往累积的失败经验来看,他们打野的好像都有位移,可我没有。
那就没办法了,这个实现起来实在有点困难,只能做个金牌法师来弥补遗憾。

等我做了中路法师后,我才发现,人生圆满了。野怪是什么东西,能有什么用吗,还不如打架有意思。

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做一名优秀的法师,等我赚够了人头,走上人生巅峰后,我就退休养老,做个观战党咸鱼下去。

人生啊,多么美好。


……




没架打有点无聊。
算了,开小号去好了。






TBC

评论(2)
热度(68)

© 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