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日常吸李白!真香!

《王者荣耀》#全峡谷就你们有皮肤的戏多

all李白#
双白#
禁ky#


——我的基友全是戏精。



#峡谷最清纯不做作李白和他那群日常戏多上身的土豪基友们的故事#

#李白说他每天都想打死那帮戏精#

#出门请不要说我认识你们,拿着你们氪金的皮肤麻溜地滚#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炫丽夺目的彩光一闪而过,为首出现在泉水的白衣剑客手持长剑随意一挽剑花,身后陆陆续续逐一出现群服装各异的队友。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机械的通报对剑客来说习以为常,他如同往常那般顶着那熟悉的冷漠脸。
半晌,突然面无表情地在怀里掏了半天,摸出根草,就这么叼在嘴里,摆出一副社会人的姿态。



“全军出击!”


残影闪过,白衣刺客一马当先,一段位移率先领头,身后华丽夺目的组合,与之身上的素白成了鲜明的对比。

红色框框里,鲜红的几行大字,介绍了此位主角的全部内容。
——李青莲,峡谷最清纯不做作的李白,爱好中单,最终目标,成为全峡谷最高输的有位移法师。



这位大佬今天也依旧不屑于去随大流,勇于面对生活,做回自己。
这般气势如虹的感觉,让观战的人都感觉出了一股肃杀之意,不禁感叹一下对面今天撞了霉运,碰到了一个操作看似甚是犀利的对手。
虽说大家中二年纪都已不在,但出门位移是每个打野刺客的装逼必修课,似乎已经是共识了。



“诶你看!那个李白他没皮肤!”


碰——
犀利的刺客闻言脚步突然不稳,直接当场一个平地摔。




——妈的,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Sorry啊白哥,有钱是真的可以的。
——……拿着你的皮肤,麻溜点滚。







李青莲身边从不缺戏精,也不缺土豪。

更不缺戏精的土豪。


总有那么几个人,喜欢在比赛前,跟自己哭着说穷,说是没有衣服换,不知道出战时该如何是好,李青莲想了想家里搁置的那件范海辛套装,觉得自己暂时没有使用的必要,想了想,那句询问对方“若是不嫌弃,将就一下可否”还梗在喉咙口,对方便眼疾手快地抱着他的腰就埋头开始痛哭。


“阿莲啊,我命苦啊,没有衣服穿了……凤求凰千年狐我都穿腻了怎么办啊好想换别的款式啊——”


“……”


原本打算回搂对方的手猛然一僵,随后正主面无表情地将某个赖在自己怀里的戏精给推了出去。


艹。劳资就知道,这峡谷什么都缺,就土豪和戏精多。





戏精多是土豪,土豪大都戏精。
这是李青莲总结出的一套规律。


李青莲有个韩信基友,打野节奏很好,走位也很风骚,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土豪,常年一身白龙吟,白得能闪瞎对面一群人的眼睛。

然而对方运气似乎特别背,每次去对面反野,次次都是残血勉强地逃回来,buff一个没捞到,白衣浴血银丝凌乱,颇有几分狼狈之相。

李白见他可怜巴巴的,经济又上不去,总是不由心软,摸摸那龙角给个安慰,经常主动帮他打个红抢个蓝,再不济,让他点兵线,给经济发育发育。

那白龙信次次都是一脸感动地说,李青莲是他见过最善良可爱的李白白。
正气凛然不为所动老司机如李青莲,也不禁老脸一红。

嗯,帮助了队友取得胜利,感觉自己今天依旧很棒。

板着脸的李青莲心中美滋滋。

直到有一次,他怕那傻孩子一个人反野被蹲,特地跟过去,然后就看见那二货跑去对面野区,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反野,反而和傻子一样地开始站在敌军的防御塔下。
直到被红外线烧得只剩下最后一丝血时才罢休,随后便麻溜地从袖子里摸出一瓶番茄酱,毫不犹豫地就整瓶倒那银鳞铠甲上,几段跳跃位移就往自家野区赶,一边跳一边哭唧唧,甚是委屈:


“白白——我又没反到对面野怪——”



李青莲:……再信你我就是傻逼。




李青莲有个基友,是个国服明世隐,堪比辅助界清流,是个有梦想的辅助,他的梦想,就是算命,逢人就说xxx有血光之灾。

李青莲本来是不信这些的。

然而队伍里明世隐不知道为何,似乎看他格外顺眼,扯着他的袖子不停地向他安利自己的能力,“你知道么剑仙,其实我可观天命的。天命说我们注定有一段缘分的。”

李青莲当即一个白眼:拉倒吧,信你就有鬼了。

明世隐说,我看命,向来不是胡乱揣测,而是占卜所得。喏,你看咱们队吕布,我见他目视前方,神情倨傲,怕是会突遇变故。就赌他一会儿会摔倒,你可信?


话音刚落,路过二人面前的吕布成功一个平地摔,扑街。


蓝衣帽兜的俊雅术士转身冲身边的刺客挑眉一笑: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剑仙,我这卦,算的可准。”


剑客有一瞬间的愣神,似是被术士的神采飞扬所折服,又像是为这般的巧合而震惊到了。

“……准是准,不过你可以把那只伸出去绊倒他的脚收回来么。”

“……”







李青莲有个青梅竹马的小伙伴,一个放技能总神神叨叨的张良。
对方大概是在教堂被熏染久了,说话中带有一种奇奇怪怪的神棍味,中二气息浓厚,还喜欢改技能名。
反正他放技能时说出的技能名字,复杂的连李青莲都没听懂,到底哪个是哪个。


“伟大的主,请赐予吾等束缚底线之枷锁,光印约束,神之领域,十方所围,结界,立!”


红色主教服的青年轻飘飘地半浮空中,手中动作繁复华丽,随着晦涩难懂的符咒词,看起来艰涩难懂。

“……你念的什么意思?”

团战一波后勉强回来的补点内量的李青莲有些不太懂自己这个小伙伴的套路。
对方伸手扶了扶鼻梁上架着的镜片,白光一闪,神色高深莫测:

“这是言灵,为吾可掌控,听吾号令,乃神之咒词,亦是神之祝福。助君此战,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言下之意,便是指自己所念的言灵之咒有祝福加成,可助队友团战获得成功,李白这局稳了。

耿直如李青莲,清纯不做作,从来都是有话直说的好孩子。


“……道理我都懂,但基友你不是没蓝了么。怎么着,你躲我后面,喊加油啊?”

“……”





清纯不做作的李青莲觉得,王者峡谷什么都不缺,就傻逼和戏精多。
他看着身边唯一正常的基友,不由得感叹,还好刘邦他还是正常的。

耿直清纯不做作如刘邦,今天也很正直善良。


“他们是戏精,小青莲你知道不。”

“我知道。”

“他们是傻逼,小青莲你知道不。”

“我知道。”

“他们是基佬,小青莲你知道不。”

“……”

“我也是诶,你要试试嘛。”

“……”








耿直清纯不做作如李青莲。
今天也想打死那群戏精给佬。







TBC


评论(8)
热度(504)

© 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