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日常吸李白!真香!

《据说王者峡谷最近流行这样的设定》

李白总受#
双白有#
禁ky#


【十六】


凤凰最近很不开心。

他过得不甚愉快,先是无缘无故被策划封号,等解封后,发现自己家养的小狐狸居然跟别人玩得忘乎所以,还有比这更让人觉得扎心的事情么。

内心不满的凤凰,把这一切的原因,归咎到新来的射手英雄身上。





百里守约,人如其名,是个看起来温温雅雅实际上全是峡谷大bug般存在的射手。

守约对熟人来说是个温柔的大哥哥,他会细声细语地与人交谈,委婉而软言好语地劝说。
对陌生人来说,守约时刻都注意与他人保持着一段距离,拿起狙击枪后,冷酷无情便是他的另一面。

然而这样一个颇为矛盾男人,居然和狐狸打成一片。

用花木兰的话来说,八成是因为狐狸的性格和百里的弟弟差不多,加上他年纪也小,确实有点像。

守约对从小就在一起的弟弟总是格外地包容。然而弟弟现在还暂时不在王者峡谷,他便把兄长的包容和好脾气投注到了同样有着毛茸茸耳朵,性格娇纵得像小孩子的狐狸身上,也算是慰藉了他的遗憾。


旁人只以为是狐狸自来熟和百里守约聊得颇为愉快,才做了好朋友。

事实上,在比赛开始前,狐狸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队友是个高远程的狙击手,他的注意全放在野区和对面的铠身上。




狐狸很怕铠,但比起被铠反野,他更怕铠会和自己碰上。

在铠初来乍到之时,狐狸就曾经被他那双冷然的双眸吓到过,之后更是被单抓多次,面对队友询问为何送人头时,也是有苦说不出。

对方是个很有具有侵略性和攻击性的男人,正面杠几个人对他来说也是轻松的事,他喜欢刺激的局势,可他更喜欢看到敌人面对他时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

狐狸颇为敏感,从看到他的第一眼便知道此人不好惹。可耐不住铠觉得他有趣,像捉摸他。

狐狸技术也强不过对方,野区也好,塔下也好,似乎在基地里也不安全,他打不过铠。

所以他只能怂在基地。


“蓝给你我不要了!这块野区都给你了!你快走吧!不要再打我了!”

“你在做梦?”

然后他就送了人头,在队友的重重保护下,被越塔强杀。





百里守约看到铠便一目了然。

再看看狐狸,炸着毛躲塔下一脸踌躇,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去野区打野还是跟着队友怂塔下一起清兵,可看见塔前过来的战士,又吓得缩了回去。

守约第一次见狐狸这样怕一个人,估摸着之前是被欺负狠了。
自带的弟控属性让他实在忍不了被当做弟弟一般看待的狐狸居然被另一个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压迫。

作为一个狙击手,和对方正面突击是不明智的选择,他决定用自己的优势去给对面找点不痛快。

然后他靠着自己的远距离狙击,抢掉了铠的红蓝buff。

甚至在铠冲队友前面突进的时候,一枪带走了他身后两个残血的脆皮队友,还抢了对方的主宰。

“厉害了我的adc!”

面对队友崇拜的目光,百里守约淡定地接受。


自古以来,防火防盗防百里。


正义好哥哥百里守约,今天也很努力地给同是长城守卫队一起共事的同僚找不自在。







凤凰最不满的,莫过于狐狸恐惧铠却宁愿找百里守约求助,也不来寻他作庇护。

所以当他看到那只大尾巴狼护着身后的小狐狸一副大哥哥的模样,将他送回来的时候,便觉得对方碍眼极了。

更讨厌的是他直白的回答。

“你打不过铠的。”

“……”

凤凰不由得想起自己前期被铠不停地骚扰影响的情况,脸再次一黑。


有什么比情敌这种东西更让人觉得讨厌的?那大概就是一堆情敌了。
高傲如凤凰,向来不满那些满峡谷都是等着撬他墙角的家伙。

然而他防了半天,漏了个新来的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只觉得凤凰黑着脸低头不语的模样像极了小时候被逼着吃蔬菜的弟弟,一不留神就摸了上去。

等回过神,迎接他的是狐狸和凤凰震惊的目光外加凤凰那头已经揉成鸟窝的雪白长发……

“咳。”

百里守约只能把一切归咎给离开弟弟后的后遗症,面上也是尴尬得很,“真是抱歉,因为你太像我弟弟了,所以一不小心就……”


凤凰顿时觉得更加心塞。

有什么比被情敌摸头安慰更让人觉得扎心的事情,他在狐狸面前也已经算是颜面无存了。

前有铠,后有百里守约。
还有峡谷一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人,每个人都在和他抢狐狸。




他心中郁结了很久。
狐狸来哄他去吃饭的时候,他还躲在房顶不肯下来,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独自生闷气。
凤凰在狐狸看来一直是成熟稳重的人,泰然自若,岿然不动。
然而不知是不是受了之前变小后的影响,即使他恢复正常,日常也逐渐带了点小孩任性的脾气。

如果说以前的凤凰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那现在他就像个被抢了玩具的小屁孩。


“下来啦,我们去吃饭!”

“……不去。”

“去嘛,我感觉你饿了。”

“……我不要。”


缩在房顶的背影显得格外孤独萧瑟,见他很是委屈,狐狸心一软,跑去房顶陪了他。

凤凰直接转身抱住他不撒手。


“为什么他们都要来跟我抢,明明你是我最先发现的啊……”


那副茫然无措的样子,看的狐狸心疼极了。

在狐狸还是个菜鸟的时候,凤凰发现了狐狸,他拉着狐狸走出了小圈子,让他展现在更多人面前。
告诉了所有人,这只千年之狐有他不可或缺的优点。


狐狸听凤凰的兄长提到过,凤凰小时候性格就冷淡内敛,还有点慢热,从他以前给自己定目标去追一个昭君的过程就能看出来,这是个至今也没有完成的任务。

而慢热的凤凰,对狐狸却是抛弃了所谓的慢热和内敛,厚着脸皮把自己当成一个自来熟,完全不符合他的作风。

凤求凰说过,凤凰他是个不太会主动去找乐子的人,总觉得自己性格无趣,狐狸也许总有一天会腻了这种相处模式,所以和我狐狸一起时,总是他在哄着,包容着。

凤凰在努力去模仿着一些人,试图给自己的性格加点内容,好让自己看起来比较充实。

处事淡然的张良,洒脱的韩信,遵守君子风范的周瑜,心细谨慎的诸葛亮……取每个人的优秀特点,他把自己装点成了一个近乎完美伴侣。

可双方待久了,原本的性格暴露无遗,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记得,到底是谁把谁同化了。

狐狸觉得凤凰就像个怕被抢走玩具又不会能说会道反击的孩子,只能固执地死守着,既心疼又感动。

他抱住沮丧的伴侣,蹭着他的那头雪白的头发。

“可我喜欢的是你啊。”

“真的么……”

软着语调的凤凰,没有那种高高在上,让人听了心软。

“我真的好喜欢撒娇的小凤凰,这样能让我认识到自己是可靠的。”

“他们说你会离开我,因为我性格和你不合适……可我真的好喜欢你啊,狐狸。”

“我也喜欢你。”




——撒娇时的白凤凰,好可爱……人家真的好喜欢他啊。


狐狸把脸埋在羽毛里懒懒地想。

却因此错过了怀里伴侣嘴角快速隐去的一抹淡淡的笑意。


……








凤凰真如同凤求凰说的那般么?


“活了那么久,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弟弟演技居然那么超群,隐藏得真够深的……你平时就是用那副模样去哄人的?”

雪发飘飘的凤求凰看着自己的弟弟,对方依旧风度翩翩,秉持着一股君子之态,淡然自若,仿佛一切事情对他来说都是浮云,哪里还有当初缩在伴侣怀里茫然失措的模样。

“哪里哪里,兄长过誉了。”

“……”劳资没在夸你啊,傻弟弟。



显然不是。



“恕我直言,那群家伙,在我看来,根本不算情敌,不足为惧。”

顶着张清冷如雪的面孔,凤凰给予了所有竞争对手一顿嘲讽,并对他们表示了不屑。


“一群辣鸡,呵呵。”



站在兄弟二人身后原本也曾经是情敌之一的白龙:“……”



呵呵,什么委屈什么茫然什么缺乏安全感,都是假的。

峡谷那帮傻逼八成都不知道,他们被那只白毛鸡集体上了眼药不说,还被倒打一耙。
他们大概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自己挖不到墙角。


论套路和心脏,没人比得过凤凰。


都哭去吧,辣鸡们。






Fin






『策划,我申请封了那只鸡的号,他作弊。』
『只有我主动去封别人,别人不能命令我封,懂了么。』
『……还有这种操作?』

评论(14)
热度(421)

© 宥二今天放毒了么 | Powered by LOFTER